海外高端医学留学进修访学授权服务机构
京华医学

咨询电话:020-36989835

当前位置:京华医学 > 申请条件

出国留学大学申请季该做什么准备

2018年05月28日 13:24:05  版权所有:京华医学
人阅读
出国留学大学申请季该做什么准备

生活总是让人特别迷茫。

虽然偶尔一下会有醍醐灌顶的感觉,但是大多数时间的日子还是像被围绕着一层雾。

很多时候,迷茫甚至不是对未来的一无所知所带来的。尽管眼前不是一片漆黑,但是如果光是从四面八方将你困得水泄不通,你也和置身黑暗一般不知所措。

大学申请季是一个短暂的过程,医学博士从头到尾也就半年时间,在漫漫的人生长河里,甚至还不及我现有十八分之一。

但是这几个月又带有一种缓慢的错觉,像是倒在三明治上的蜂蜜,犹豫地从瓶口上滴下,悄无声息地,在粗糙的面包上犹豫着地散开,渗进每一个因为发酵而形成的间隙。

最近每次起床随手给自己做一个三明治,看着蜂蜜从高处优柔寡断般地落下,我就感觉自己像那面包被蜂蜜铺盖一样,被缓慢的时间包裹。我阻止不了蜂蜜慢慢地铺满整个面包,我也不得不体会这段时间每一分每一秒给我带来的感受。

申请季也快接近尾声了。从准备考试,到写大学文书,再到等大学结果,我似乎总是特别的淡然,从未有过应有的焦虑和紧张。

但是现在,临近夏天了,终于到了最后要做决定的时候,我自以为我看清了未来,认识了自己,才发现原来我还是在原地打转,惊讶地意识到自己的不知所措。

都是什么问题在困扰我?

1. 我到底想做什么?

我从小就被母亲询问一些大问题,从我记事开始就被所谓的哲学问题困扰。

你长大以后想做什么,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你有什么理想,甚至到后来,你的灵魂是什么。

我从来没有回答过,不管从正面还是侧面,我压根就没有张口回答过这个问题。

但其实我也是有在想的,可这种问题怎么会有个答案呢。

在小学的时候,在课上班主任也举行过类似主题的班会,让全班同学将自己的未来想成为的职业写在一张纸上,塞进大铁箱子里,在未来的某一天打开看看。我想了半天,我动笔写了“我想成为中国主席。“ 当时觉得,这是我能想到最大的头衔,有面子,写了。

后来被老师点名当班长,当中队长,竞选学校大队委,基本上我是能逃一次会议逃一次会议,能推一次责任推一次责任。坐在一楼阴暗的小教室里和一群年纪轻轻就满面官样的小朋友们一起开会实在是没有7-ELEVEN的咖喱鱼蛋更能提起我的兴趣。

然后我就知道,别说主席了,我可能连班里面的文娱委员都做不好。

到了初中,我也还是不知道自己想干嘛。我从来没有过远大的目标,最远的盼望就是星期一的清晨盼着星期五的晚上可以和同学们厮杀两盘英雄联盟。

每天过着小日子,家和学校两点一线,中间夹杂着街头有小炒肉的盒饭和香喷喷的手抓饼。

回想起来,出国留学从来都没有让我特别紧张过,不管是期末考要踢人分重点班,还是学校要选拔人员参加竞赛,甚至在年级里根据成绩排名,我总是没有焦虑感。

想着我的水平就摆在这里,能进的话我就出不去,选得上的话我就踢不走,分数考的到的话我就低不下去。

这种思维方式定式着我,于是我也就从来不是会挑灯夜读的勤奋学生,按照恨铁不成钢的老师们说就是“吃老本”的学生。

这种态度甚至在多年后的今天也没有改变。就算是所谓的美国高考SAT还是托福考试,抑或是学校里的课程,我心知肚明自己没有全力以赴,甚至没花太多力气。

如果说我靠着现在的这份轻松都已经能考取这些成绩,我“挑灯夜读”之后,是不是也能成为朋友圈里最霸气的存在?

昨天和好友聊天,看着朋友圈沸沸腾腾地讨论着朋友们的录取情况,医学留学有些人炫耀自己的硕果累累,有些人抱怨老天无眼。我和我的朋友都拿着含金量高的offer,看着那些成绩比我们好的同学被录取我们的大学给拒绝,也是很疑惑。

“你这人,就是头硬,明明申请的是电脑科学这个最看标化成绩的专业,分数甚至没有国内的同学们高吧,你还不像其他人一样迂回一下,申请个简单点的专业进去再转,全美电脑排名前十五的大学,你每一个都直接申请电脑专业。”

“这你就不懂了,大学这东西,看的是眼神,走的是感觉。我的申请总结下来就这么一句话,‘我就这样子了,我要上你最好的专业,要不要我是你的事’。 懂我的自然就要我了,不要的我也没有心情波动。你看,也还是有人要我的嘛。” 

在电话这头我都能感受到对面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

但是,怕就怕在我沉溺于自己的随遇而安,怕就怕在我心中燃烧的火会在迷茫的细雨中渐渐熄灭。

相比很多为了自己的梦校拼搏的朋友们,我少了一份绝对的动力。适应力极强的我导致太擅于调整自己的现状,太容易将自己的生活过的太舒服,太容易享受自己的生活,甚至在不该享受的日子里。

说到底,还是目光短浅,少了应有的前瞻性思维。三年来我学会看清现状并调整,却没有学会看向未来去奋斗。

所以说,虽然申请季经历的一切暂时没有让我明白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起码将问题人生第一次的呈现在我的脑海里,给予它空间和时间去酝酿和思索。

2. 我到底喜欢什么?

这就像问我,“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女生呀?” 

“我不喜欢脾气不好的,不喜欢傲慢的,不喜欢不爱打扮的。唔,冷漠到无所谓,聊起来了谁都热情的。”

就像这样,我可能只能告诉你我不喜欢什么,却说不上来一点我喜欢什么。

申请季期间,在学业上我也是如此,只能列举一个清单我不会愿意去读的专业,却找不到我能为之付出应付学校作业以外时间的科目。

我在所有的大学申请里,都申请了Computer Science这个专业。我从来并不是因为我热爱编程才选择这份专业,但我更看重这个行业的潜力。

我想吧,纵观历史,往往赶上时代浪潮的那批人就能出人头地。

如果我想有钱,我想出名,我想满足自己梦想的生活,我想拥有能填满自己欲望的实力,我就必须得去踏上这个浪势,在最激烈的竞争中寻求一席之地。

如果我未来的房子有这样的窗户是这样会不会很舒服。

于是,怀着最俗气的目标,我自己接触了编程,了解了皮毛,没有抗拒,甚至还有相比其他科目多一点点的热情,自认难得,也就确定了自己的专业。

但是,如果我能一直保持目标明确,我也不会写这篇自我反省的文章,无病呻吟地抱怨生活迷茫了。

前几天,一位新认识的朋友又一次对我单身的身份表示惊讶,然后说起她自己。

“我和我那位谈了好久了,打算上完大学就结婚吧。” 

我感到震惊,因为在我已经很模糊的人生设想里,结婚是更加遥不可及的事情,甚至只是一个选项, 必要的时候可以划除。结婚意味着个人奋斗的一个结束,而在我看来,大学毕业后的年纪是属于每一个个体大展身手的时机。我们不应该思考安逸,我们能想的只有闯出自己的一片天地。

这个在我看来甚至不是一个选项,是一个默认的设置,是一个不能关闭的开关。

昨天和挚友的母亲共进午餐,聊的无非是我和我朋友的未来。

聊来聊去,方向虽多,但最后也难免狠狠地猛吸一口杯中冰冻的水,待得凉气在鼻尖消散后,用一句“我也不知道”结束一次讨论。

不过,我爱生活就爱在这一点“我不知道”上。虽然我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了什么,但是我总怀有期待。

起码我不畏惧,起码我会激动,起码我会对迷雾后的未知好奇,起码我知道自己可以做好准备,不管遇见的会是寒冷还是满腔热情。

所以我不应该迷茫才是,都已经头硬了一整个申请季,往下也应该继续头硬下去。手推不开的,用头撞便是。

在申请季前,我将我的朋友圈签名改成了“WFNL”,意为”Waiting For New Life”。之后申请结束,我改成了“Loading…”,很简单地表达自己对于未来的盼望。

对未来的人,对未来的事,对未来的城市,对未来不一样的藏匿在街角的汉堡店,不一样的拐角处里独特的小酒吧,抑或是在一个不一样的咖啡馆,我的对面会坐着不一样的朋友,聊着不一样的让我们侃侃而谈的趣事。

所以说,我聊了半天,我喜欢上的可能并不是什么具体的学科,也暂时还不是一个特别的人。

我只是认识到了生活的多变,认识到了生活的飞快,认识到了生活的多变。

然后喜欢上的是这份变化无常,认知到的是自己的不甘安稳。

3. 其他的胡思乱想

我很感激申请季的这段日子,那些只有耳机里的音乐和台灯的光陪伴的夜晚,那些愿意陪我侃天侃地的朋友们。

昨天陪着朋友的妈妈,行走在商场前宽阔的停车场,头顶的天阴阴的,但是天气越舒服异常。

她问我,你觉得出来读书苦吗。

“苦什么,舒服极了。” 心里想着,我现在吹着凉爽的风,有着美好的未来,身边有朋友相伴,我想不到说出任何苦的理由。

“如果再来一次,你会选择出国吗?” 

“我从来不会去想这样的问题,从来不做关于过去的假设。” 我和我的室友不约而同地做出了这样的回答。

很简单呀,如果没有经历的这所有,现在的我也因此完全不同,这就已经是一个没有意义的问题了。

不管经历了什么,我都怀抱给我带来的所有,接纳现在的自己,偶尔做做梦,但也要奋斗。

.END.

京华医学留学公众号
全部分类
热门推荐
京华医学管理(广州)有限公司

联系

地址:
广州市黄埔区萝岗奥园广场
写字楼H6栋1301(顾问部)
邮箱:
jinghua@mail.jinghuagz.com

咨询

020-36989835

周一至周六 10:00-18:00

在线客服
工信部许可证:粤ICP备19083072号-1工信部许可证:粤ICP备19083072号-1网站地图网站地图
Copyright Jinghuagz©2012-2018 京华医学 版权所有
粤公网安备44010602004756号粤公网安备 44010602004756号